小沚

【蔺靖】酒酿

人称清和:

(旧的)小甜饼安慰一下大家稀碎稀碎的心灵



萧景琰觉得踏进这座牢笼的时候便染上了一身的腐败气息。他负手而立,看着那个在一团污糟的杂草中坐得格外笔直的人,邪火又是莫名升腾起,没有任何的预兆。

“蔺晨,你还是这个样子吗?”

“你打算关我到几时?”

萧景琰没有回答,只把伸出一只手玩着铁栏外的牌子,摩挲着上面的字迹说道,“关到天荒地老,让你在这里老死化成白骨,我也不会放了你。”

蔺晨苦笑着看着窗外渗进来的一道惨淡月光,背对着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年轻帝王说,“你不怕琅琊阁的人会来?”

“我就是要铲除你琅琊阁。”

“你不怕我会死在这?”

“你上一刻咽了气,下一刻我便会屠尽琅琊阁满门。”萧景琰一字一顿地说,字字咬牙切齿,竟是带了十二分的凛然寒气。

“你,好得很。”蔺晨依旧没有面对萧景琰,屈着一条腿靠着墙开始用铺在踏上的干草编没有花的花环。

“蔺晨,你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你琅琊阁太不知收敛,势力日渐强盛早已威胁到了朝廷。”

“我从未想过要反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要反,”萧景琰不以为意地歪着嘴角冷笑道,“我只知道你若要反未必没有胜算。”

“景琰,蔺某最爱自由,与其一生被你这样圈禁着,倒不如你杀了我吧。”蔺晨说着这样的话,修长手指依旧上下翻飞如绚丽蝴蝶。

“杀了你?”萧景琰冷冷道,“朕要你好好活着,不然怎能不动一兵一卒便制衡你的琅琊阁呢?”

 

感觉到那个潜伏在暗处的影卫离去,萧景琰这才松了口气,看着依旧在玩草的蔺晨说道,“演得有点过了。”

蔺晨答非所问地说,“你真的打算除掉庭生?”

“那孩子打算反,还以为我不知道。最近在朝中开始暗中拉拢大臣培养势力,我不能不防。你放心,我会尽快放你出来。”

“知道。只是到时候即便你在朝人手足够,琅琊阁也会随时待命,”蔺晨顿了顿,突然问道,“如果琅琊阁真的要反,你会杀了我吗?”

萧景琰恶狠狠地瞥了那人一眼说道,“我永远不会怀疑你。但如果你反了,我便把你打昏送到深山老林里喂野兽。”

蔺晨听罢笑了笑,心情颇佳地站起身,拿着手里的草环顺着铁栏杆的缝隙递给站在他面前的年轻皇帝。

萧景琰有些嫌弃地看了看蔺晨手里的东西,语气依旧硬邦邦地说,“无聊。”说罢转身离去。

蔺晨仍旧是眯眼笑着保持着递交的动作没动,萧景琰走了几步果然又转身回去,面无表情地看着别处,手缺接过了那个编得并不算太美观的干草环,藏在袖子里走了。


评论

热度(187)

  1. 无戒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雨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勤劳的斧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爱围观的ssica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